聚焦铜陵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科论坛> 聚焦铜陵
 
解说鲁生
发布日期:2022-1-13 10:46:04 点击数:3294

前几天,接到铜陵某单位一位朋友的电话,邀请我为他单位另一个党支部的党员解说桐东抗日故事。我曾经为这位朋友所在的党支部党员解说过。我接电话后却不假思索地回答这位朋友说:我患了脑出血,虽保住了性命,但后遗症还在康复治疗中,手脚不灵便,实在对不起了。当然,我叮嘱他们在参观中务请特别关注鲁生烈士的事迹。

鲁生是桐东抗日的核心人物之一,也是我解说桐东抗日故事重点关注的人物。

20多年来,我一贯地致力于桐东抗日斗争史料的挖掘、收集和整理,起码上千次解说和宣传桐东军民的抗日事迹,但每次讲到中共桐(城)庐(江)无(为)县委书记鲁生烈士,依然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为他的特别选择而打破解说的常规,与自己对话,与观众互动。

鲁生,1916年生,湖北黄梅人,原名蒋永孚194010月,鲁生任新组建的中共桐庐无县委书记,随后在林维先任团长的新四军第三支队挺进团的配合下,组建了“三三制”民主政权——桐东乡政联合办事处,当年底改为桐东区抗日民主政府,标志着桐东抗日游击根据地正式形成。对此,毛泽东在194121日给刘少奇、陈毅、彭德怀的电报中给予了高度评价:“现时我在无为、桐城已有根据地,虽只一二县,其战略意义却胜过敌后大块根据地,应极端重视之。”

“皖南事变”爆发后,鲁生接到了赴太湖县工作的调令,与此同时,“皖南事变”幸存的200余名新四军指战员相继突围转移到桐东地区,鲁生暂时留了下来,与挺进团一道妥善地把他们安置在陈瑶湖的数个小岛上。不成想,日寇116师团误以为新四军军部转移到此,遂决定对桐东地区进行大扫荡。194127日(农历正月十三)晚,林维先得到情报,与鲁生等人召开紧急会议,确定留下二大队两个连坚守,挺进团主力连夜跳到外线,并要求鲁生立即向桐西撤退,鲁生却再次留了下来。28日清晨,3000日伪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发动了“陈瑶湖之战”。当地群众要把鲁生藏起来,鲁生却坚决地与留守部队一起投入战斗。结果,共有40余名我党军政人员和600多名当地普通群众被杀害,鲁生也壮烈牺牲。

在收集、整理和讲述、宣传鲁生事迹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也问观众,“陈瑶湖之战”前夕,鲁生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和岗位,在陈瑶湖参与接应和安置皖南事变突围的战士,对他来说,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份外”之事了,如果鲁生接到调令后及时动身履新,如果鲁生在27日晚上及时跳到外线,如果鲁生听从当地群众的好意,在日伪扫荡时隐蔽起来,都是合情合理的,果真如此,他的生命会在年仅26岁时早早的结束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是的,在鲁生的眼里,相较于赴太湖县开辟抗日工作,在桐东安置皖南事变突围而来的新四军指战员,抵御日伪顽的扫荡,虽然命悬一线,却对于抗战的大局来说,无疑急迫和重要得多。因此,在捧着调令正常离开就有最大的可能活着和收起调令血战坚守就有最大的可能牺牲的关口,鲁生毫不含糊地选择了后者,虽壮志未酬身先死,却生动地诠释了共产党人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解放的坚定初心和舍生忘死、无私奉献的博大胸怀

身处当今和平盛世,涉及生死的选择极少了。我们在欣喜地看到和听到许许多多模范践行初心使命的党员事迹的同时,也痛心地看到和听到有的人忘记了当初热血沸腾的初心和使命,一心只为个人的地位、金钱和美色奋斗,有的人在工作中或挑肥拣瘦、拈轻怕重,或夸夸其谈、不干实事……不知道这些人面对鲁生以及无数个像鲁生一样的先烈和先辈对于初心的热血坚守和对于大局的忠诚担当,会不会跪地伏罪或认错?会不会无地自容?

我知道的是,在我讲述和宣传的现场,对于鲁生的特别选择,观众频频点头,有不少人当场点赞:鲁生是不忘初心的典范!有不少人当场表达了这样的观点:真正的共产党人,其词典里应该如同鲁生一样,没有“无关”或“份外”一说,也没有“如果”一词,否则就背离了当初的入党誓词!在后续的交流中,一些朋友还坦露了他们自己的经历,其中有两位的故事很平凡,却很有意味,一位被分配到世人所谓的冷门,觉得很没面子,工作提不起精神了;一位被安排去做被认为有很高“风险”的某项工作,担心某一天会无辜倒霉受处分,都有点抑郁了。但他们在了解了鲁生的特别选择之后,心态终于改变,前者说,鲁生在关键时刻连生命都可以舍弃,我顾虑所谓的“面子”还有什么意义呢?后者说,与鲁生直面牺牲比起来,我所面对的所谓“风险”又算得了什么?与其规避所谓“风险”的工作,不如在工作中努力消除“风险”,只要努力了,即使被所谓的“风险”击中,也可以问心无愧!

毋庸讳言,鲁生的特别选择也深深教育和影响了我。多年来,我在做好本职的同时,常常奉领导之命、同事或朋友之托,撰写份外的材料,协调份外的事情,焚膏继晷,费力伤神,有时不免烦躁和厌倦,家人也时常埋怨,有的朋友则劝我学会拒绝,然而,一想到鲁生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我以我血荐轩辕”的特别选择,我便顿觉汗颜,一切如昨,默默操持,视研究和传承包括义务解说桐东抗日故事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职责了。

行文至此,我有些兴奋,忽然觉得我还能记得鲁生的事迹和过去解说鲁生事迹的经历和感受,应该说我的主治医生说的没错,他说我脑部康复得很好,思维和语言都很清晰,剩下的是要着重恢复手脚功能。我进一步想到,跟26岁就牺牲了生命的鲁生相比,我这个 普通党员享受了几十年安宁幸福的生活,如今,手脚有些不便,又算得了什么?岂能成为党史工作者推脱传承红色历史之责的借口?下次若再有人邀请,我将不再拒绝,关于鲁生的特别选择的故事和桐东抗日的故事,我要继续解说下去,说给您听,说给他听,说给社会听!


作者:周巨龙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上一条 信息:幸福笑容映在美丽村庄上——金塔村金湖中心村2021年美丽乡村省级中心村建设见闻
下一条 信息:充分利用大通历史文化遗址修建展馆,打造景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版权所有:铜陵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邮政编码:244000
电话:0562-5880823 传真:0562-5880822 皖ICP备06009720号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562-1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