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漫笔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科论坛> 社会漫笔
 
为你生日絮语
发布日期:2022-2-18 8:51:22 点击数:434

把你深深地藏在我心底,不敢触碰你的一丝一缕、不去回想你的一嗔一笑,是怕我会顷刻崩溃、在痛苦的深渊挣扎不出……

可是,春节早过,再过两天就到你八十岁生日,我憋了那么多话怎能不跟你说?还有那么多的事,哪能不和你讲?我下了好多天决心:我不说我想说的,只说你想听的,让你高兴的,好吗?

最先想告诉你的是,你住进ICU的半年,是我们国家疫情爆发严重的时段,那段时间全国上下都紧急动员,你没有看到,那是怎样的一个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感人场面,我们这个小社区都全员动员、个个上阵,每次离开你,从医院回家都要登记、测体温……再回医院,又要经过医院的层层检查、消毒……更不要说疫情重灾区了。

而相反的是美国,被我们的所谓“公知”宣扬的人间天堂,却政令不一、执行不力、导致疫情肆虐,现在已经感染七千九百多万人,两年死了九十四万多人……而我们这个人口大国,却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向全世界交了一份最好的抗疫答卷!

这天壤之别,让全体国民看到我们国家制度那不可比拟的优越,你曾经感叹,说现在年轻人缺少那种持续、深入的三观教育,很是担忧,但你要是看到这一次多少八零后、九零后、甚至零零后都积极参与抗疫、奋然逆行时,你一定和我一样无比欣慰:这场现实的教育,胜过多少堂政治教育课啊!

再想告诉你的是,我们国家的外交气势变了,变得强硬有力,让美国和西方震惊错愕!

还记得那年,你陪我在海南旅游,恰逢我们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美国飞机轰炸,被炸死炸伤多人、其中还有一对新婚夫妇,而美国却一个诚恳的道歉都没有,你和赶来聚会的战友恨恨地说:国不强硬,民遭欺凌。

后来看到香港电台播出,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沙祖康回答美国记者的挑衅时,霸气地说:“你们可以杀死我们一百次,我们杀死你们一次足够!”你兴奋得一站起来:不愧是我们沙家硬汉!现在我们国家的外交团队气势大振,简直就是一个沙祖康式的外交使团!

外交部长王毅,在面对美国副总统无端指责中国内政时,怒斥道:“一派胡言!”耿爽豪言:“中方不惹事,也不怕事!”而外表温柔的华春莹则宣告:“谈,大门敞开,打,坚决奉陪到底!”更有杨洁篪在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中,面对傲慢的美方代表,霸气回怼:“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对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听到这些,你定会感叹:这是中国的崛起,给了外交官员强硬支撑,中国不仅站起来、富起来,也强起来了!

还有你最高兴的事:在建党百年庆祝大会上,习主席庄严宣告:“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还强调“在新的征途上,要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听到这段讲话,我一下想起,你在西湖镇、铜陵县政府、郊区政府,那屡次的拼搏,尤其西湖,你在已分田到户的情况下,千方百计艰难聚合起全镇干群的力量,大搞经济发展、大兴农田水利、大力开展低产田改造……硬把一个全市最穷的镇,变成了全市最富的镇、全省先进模范镇,然后又在全县以此推行。

有天,我收拾着你的奖章、证书说:这都是你的辛苦……你却摇头:集体化才是农民致富的根本出路,一家一户,我才会如此吃力。

我不是很懂,但我相信你的出自实践的感悟。现在好了,习主席提出“共同富裕”,还提出“精准扶贫”“创新扶贫”……你泉下有知,定会无比欣慰了吧?

还有一个大事,你也没有想到,这两年中央大力反腐,挖出了徐才厚等一大批贪官,还记得那次有人在官塘二路,问我俩“你们有别墅怎么不去住?”被我当面斥责吗?回来后我们讨论说,像我们明明清白,都被传成这样,那可能多少贪官也是以讹传讹。现在看来贪官比我们估计的要多,但要说是官皆贪,也太过分了,值得高兴的是:党中央决定不管老虎苍蝇,一律不予放过,而且还追究退休干部在位时的贪腐呢!当然你一定说:清者自清,何用高兴。我想能将清腐分明,不义之财归国不也是好事嘛?你说呢?

就这么短短一年多里,我们国家载人航天探月、量子通信、载人深潜……都迈入世界前列,并成为唯一全球实现经济正增长的国家、而且一场让全世界惊叹的冬奥会,正在北京完美地举行……真是好事连连!

每想到这些,就为自己还活在盛世年华而庆幸,为你深深惋惜。

国家好事叙不尽,家里也是件件可喜,还是从你进ICU说起吧:

女婿自你倒下,带全家赶来,是他,在ICU外的走廊里陪了你足足九十八个夜晚,白天还要线上教课、买菜做饭、辅导两个孩子……南京高校恢复正常时,他走前又请好全天候的护工,就为减轻我的负荷。你一走,他立即说服我去了南京,还说我只有在他们身边,才是最减轻他们的负担,一年多来嘘寒问暖、带我坚持寻医问药,做饭做菜尽量顾及我的病忌……你没想到吧?尽管他不能像你那样呵护入微,一个女婿能做到这一步,我是不是该知足、该知福?

女儿更不必说,在你病倒的日子里,我浑浑噩噩,越是在你紧要关头,我却越是战战兢兢,尽失往日的决伐果断,女儿揽下一切,在医院上下沟通,到血站、郊区政府、市卫生局四处联络,甚至打理你的善后所有事宜……还要在间隙里抓紧时间劝慰我、照顾我……

好多人说我有一个好女儿,在南京一年多,她大小事情都要来和我说,甚至学校的纠纷、同事间的冲突,也和我吐吐槽,还美其名曰向我讨教,我心里很清楚,一个过了气的退休老教师,哪能理解她们这个年代高校的事情,她无非是想让我觉得:她需要我……这是一种最好的精神安慰呀!

有时我想,从小到大,我俩并没有给她最好的照顾、没有像大多数父母那样,尽一切去顾及她,你我活脱脱两个工作狂,何以能有一个孝顺的女儿?难道这就是德有所报?

还是不要把好事都归结到我们自己身上,她更多的得益于她后天的自身修养。你说是吧?

该说说你最惦记的两个小家伙了:大的个子快赶上你了,稍不注意,他也像你那样含着胸,我们就在后面敲他一下,警告他不要学你,其它方面很不错,“三好学生”称号一直保持着,今年成绩进了班级第二、年级第八,还多了个“优秀班干”的称号呢。

那小的活脱脱小暖男一个,经常一不留神就提起你,惹我泪出,就被他妈妈轻声呵斥,有一回他竟然说:外婆,你要活得长长的。我问他:多长啊?他说:等我也老了!我嗤地一笑:那你外公可等不及了。他茫然不知所措。

这个一年级小孩心智太弱,放寒假洗他书包,才发现他“三好学生”奖状被挤在书包角落里,皱成一团,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问他:什么是三好呀?他睁大眼睛迟疑地说:起床好、穿衣好、吃饭好?老天,那是我,为了鼓励他早上动作要利索而编的。

说到我,首先要告诉你,去年不是建党百年嘛,国家机关工委、国务院唯一刊物《旗帜》,向全国发起《我的入党故事征文大赛》,我的文章荣获一等奖!你要是还在,一定又吵着要我请客,这是你一贯支持、退休后揽过买菜、烧饭的活,全力支持我写的结果。

每当我有点发懒就想起你,经常敲着淘米箩调侃我:快写快写,没米下锅了!还想起你常常在同事、战友面前,为我有文在报纸刊物发表时,那毫不掩饰的炫耀。

我不能松懈,哪怕在铜陵人民医院的ICU外守护你时,我还写下了那个转业军人、一边守护昏迷的父亲、一边充当志愿者,发动我们家属一起协助抗疫的事迹,还记下看护你的护工,十年不离不弃、守护她植物人丈夫的事,最近又把这篇修改成型,而那个你知道的长篇,也由汇文出版社正式发行……

一年多来写了有三十多短篇,基本上都发出去了,不过是网络平台,你一定有点不以为然:不是纸刊啊?我要说明,现在纸刊看的人少,大有被网络平台替代的趋势,不少平台很正规,像《铜陵社科苑》《桑榆重晚晴》等,《桑榆重晚晴》的女主编还说,我写的老年人,视角独到,很有生活气息,篇篇都被发,你不为我高兴吗?

我不能回避我的身体情况,经过快一年的调理,止住体重急剧下降的趋势,轻度抑郁也大有好转……当看到八十多岁的大哥都为我着急,买营养品、买药、买电子书寄来时,我告诫自己不能成为大家的拖累,剩下我一个人了,路虽难走,我也要踽踽前行!

不敢再说了,幸亏是电脑,要是信笺,你看到泪痕斑斑,又要笑话我。真的感谢你:青年时,教会我识别真爱;在职场,教会我既要忠于职守,更要有创新;退休了,你鼓励我发挥余热、陪我共情山水、拥抱夕阳;最后,你,还让我这个语文教师彻底明白:“心如刀割”“一夜白头”“虽生犹死”……那根本就不是文学的夸张!

最后,我不想说: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我要说:此生有你何其幸,盼有来生永相守!后天是你八十岁生日,不能在铜陵小餐馆请你吃饭喝酒,这篇写给你的文章,告诉你那么多好事,就是我用心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一定会喜欢吧。


作者:刘蔚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上一条 信息:用春风做一把竖琴
下一条 信息:不成样子的怀念
版权所有:铜陵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邮政编码:244000
电话:0562-5880823 传真:0562-5880822 皖ICP备06009720号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562-1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