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漫笔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科论坛> 社会漫笔
 
枞川长河,纤夫谣
发布日期:2022-1-6 9:56:53 点击数:566

谭嗣同《儿缆船并序》:友人泛舟衡阳,遇风舟频覆。舟上儿甫十龄,曳舟入港,风引舟退,连曳儿仆,儿啼号不释缆,卒曳入港,儿两掌见骨焉。北风蓬蓬,大浪雷吼,小儿曳缆逆风走。惶惶船中人,生死在儿手。缆倒曳儿儿屡仆,持缆愈力缆縻肉,儿肉附缆去,儿掌惟见骨。掌见骨,儿莫哭,儿掌有白骨,江心无白骨。

曾经,古桐城的水岸枞川长河上,白帆片片,水岸的纤道上,纤夫肩背着纤板,拉着悠悠的纤绳,将那遡风逆水的木帆船,拉过一道道上滩的浅水,和一处处陡坡和逆流的河段。民歌里唱道:上水船呀大麻绳拉,走一步摇三摇呀爬三爬。

嗨嗬……嗨哟嗬……拉纤不望天啦,嗨哟嗬!望天船不前啦,嗨哟嗬!头颅伏下去呀,嗨哟嗬!面朝大地背朝天啦!嗨嗬……嗨哟嗬……”枞阳的水乡,纤夫、拉纤的身影和那纤夫的号子,每每在帆船遡风逆水的时候,便会是长河水岸的一幅幅有声有色的剪影。

白帆迎风,在水岸的河滩上,或者一个,或者两个、三个,或者一队身影;纤夫的胸前斜担着纤板,弯腰葡匐着身体,艰辛地挪动着脚步,一步一步地艰难地向前走着。他们的肩上,紧勒着那悠悠的纤绳,嘴里喊着古远的纤夫号子:嗨嗬……嗨哟嗬……拉纤不要好哇,嗨哟嗬!只要头啃草哇,嗨哟嗬!拉到目的地呀,嗨哟嗬!生活就有了哇,嗨嗬……嗨哟嗬……”

长河水域纤夫的调子,是古桐城的水域文化,在水上船运过程中演绎而出的一种特色。古桐城的舒口,便是周围诸县通江的水口,船运业十分兴隆。船运的时候,以橹、桨、篙、舵、纤绳等辅助着船的航行和方向。木帆船便是在船运的过程中,通过船帆的顺风助力,而加速了船行的速度,张帆八面风。但帆船的船运,在遡风逆水的时候,便产生了阻力。

长河水岸的船民常说:木帆船在水上行船,有风靠风,无风靠橹、桨、篙、纤绳。橹是大桨,过湖过河过江,水深而篙也不能探底时非摇橹不可。摇橹时,先将橹脐对准橹榫,橹桨伸入水中后,方能把橹柄抬起,然后快速地将橹柄扳来推去。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柳宗元的《欸乃曲》里,那摇橹的木橹声一下就惊醒了春天的山水。

橹歌,在它的初始,便是水上人家的船民摇橹时,每当把木橹装进船梢上的橹人头后搖动时,那橹绷与橹梳头之间,橹桨的橹榫挤在橹脐里,一下一下地来回摩擦,产生的吱啊!唉啊!吱吱呀呀!似空灵的无弦琴,给终年的水上岁月带来欢乐。

橹有双橹、单橹、大橹、小橹,大船的双橹,一边有两到三人或四人摇橹,摇橹时,会有同一的摇橹号子,好似纤夫号子一般:嗨嗬!嗨嗬!用劲摇啊!嗨嗬!嗨嗬……使劲摇啊!嗨嗬!嗨嗬……加把劲啊!嗨嗬!嗨嗬……快快摇啊!嗨嗬!嗨嗬……

一般摇橹号子,会有人起头,喊出:一二三!

浪静船迟共一䑸,橹声齐起响连空。要将檀板轻轻和,又被风吹别调中。长河里的木船不是太大的,摇橹时有一两个人就可以,一人双手横握橹柄撑握平衡,另一人顺着节拍拉和推橹杆。

明末清初张煌言的《枞阳谣》,就曾经是那时岁月的橹歌:八尺风帆百丈牵,枞阳湖里去如烟。江南米价秋来长,喜杀桐艚卖稻船。”“沿湖下网荡湖船,网内纤鳞锦样鲜。灯火湖边儿女笑,鱼秧种得不须田。

摇橹时,一边摇,一边听着橹的吱吱呀呀!心旷神怡,便不由自主地唱起摇橹歌:风外甥, 橹娘舅, 摇进庄, 吃老酒。 对拜橹, 赛龙舟。 单手橹, 慢悠悠。

摇橹的姿态,腹收胸挺,双臂开弓,两腿一伸一斜,情态悠悠。橹桨在水中左右拨荡,两侧一串串的漩涡,一个连着一个的圆溜溜的漩涡在橹桨拨荡后的水面排成两行,一个劲的旋转着,悠悠远去,这便是船民的舞蹈,人们称作橹舞

而在木帆船沿着水岸遡风逆水,或上滩时,便只有通过纤夫的拉纤,来解决木帆船在船运的时候的上滩、逆风、逆水行舟。拉纤,这是在无电动机器时代的江河水岸的船运不可少的一个环节。桐城水域的木帆船,每一艘船上的船员,既可以是船主,也可以是舵手、水手和纤夫。

长河,纤夫谣。船民在新年里开船航运的时候,船主会轻轻地念叨着:今年头趟船,顺风又顺流,人船保平安,一顺百顺弯弯顺。然后开船扬帆,沿着长江、长河、大湖去跑着船运。

纤夫的号子,便是船民在行船的过程里,遡风逆水,上岸拉纤而用力呼喊的声音。激昂、高亢、豪迈、哀怨、缠绵交替出现,既是一种呐喊,也是一种叹息,情到深处则是拼命,这是一种纯粹的发自肺腑的声音。

船民的拉纤,首先要学会系绳扣。用六七公分宽,六七十公分长的纤板,船民俗称“小扁担”。纤板的两端打孔,拴上约0.6公分粗的苎麻绳,然后把两端的绳子系到一起留出一根约1.5米长的绳子叫纤尾儿,这是纤夫必备的工具。

拉纤的时候,把纤尾儿的绳子系到纤绳上,绳扣既是死扣又是活扣,扣子系得越拉越紧,不能在纤绳上打滑,而在不用拉纤的时候,一拉绳头就能把绳扣解开,使纤尾儿和纤绳尽快分离。

拉纤的时候,走在前头的第一人叫头纤,第二人叫二拐子,依次三拐子,四拐子……最后一名叫揽后绳的。揽后绳的需要经常地将纤绳从一些石头、崖岸、树梢或建筑上甩过去,在揽后绳的甩纤绳时,前面的拉纤人需要配合将纤绳执稳。

纤夫谣,纤夫的号子。它是由拖扛出艄捉缆推桡摇橹掌力唤风拉纤等号子组成,并以摇橹、拉纤数板为主。一圈圈的纤绳,从系上木帆船上的桅杆顶端,到拉纤的人肩背着纤绳一圈圈地放长,最后,那粗糙的苎麻纤绳拉紧绷直,再将一个个纤板上的纤尾儿系上荡悠悠的纤绳,便可以拉纤了。

纤夫的拉头纤的人,要把纤绳绷得紧紧的,一点儿也不能懈怠。若是有过桥梁的时候,木帆船上的人在距离桥梁很远的地方,就会高声地喊着嗓子:过桥啦,过桥啦!拉快点儿。拉纤人便猫腰撅腚脚下用劲,不约而同地哎嗨、哎嗨喊起号子,把木船拉得像离弦的箭一般快。

等拉纤到了桥头,木帆船距离桥梁还有约五六十米远时,停止拉纤,木船靠着惯性向前驶去,船上的人放下桅杆,在桅端解开纤绳,拉纤的人们立即解开纤尾儿的绳扣儿撤到一旁,拉头纤的人,便把船上解下来的纤绳收拢,等木帆船通过桥下,再升起桅杆,将纤绳甩到船上重新系上桅杆。

纤夫在船上有许多的忌讳,在船上,碗不能叫,要叫莲花。莲花是吉祥的象征,碗则有装满水的意思,船上人忌讳这个。筷子叫豪竿,豪竿就是篙,是撑船用的竹竿。若有姓陈的人得叫老茵儿,因为谐音。字在船上就不能说,只能用字或字代替。所以船上吃烙饼的时候有船上烙饼划过来的俗语。

纤夫在别人的眼中是风景,而拉纤人的眼中没有风景,只有岸和远方!悠悠长河,那时代的纤夫谣,那船工的号子,那纤夫的号子在久远的记忆里一声声地喊着:嗨嗬!嗨哟哟!嗬嗨!拖呀!拖!拖拖拖!拉呀!拉!拉拉拉……”

 

姓名:韩双生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上一条 信息:不成样子的怀念
下一条 信息:冬令时节话萝卜
版权所有:铜陵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邮政编码:244000
电话:0562-5880823 传真:0562-5880822 皖ICP备06009720号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562-1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