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漫笔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科论坛> 社会漫笔
 
生腐突炉子锅
发布日期:2022-11-18 16:30:40 点击数:306
生腐在现在的生活中,已是一种很平常的食材了,但它又是一种很传统的美食。它的名字就很有寓意,是“生富”“生福”的谐音。据说现在也入了市级“非遗”,这也说明了地方上对它的认可和保护。

这生腐的吃法有多种,而我心中最偏爱的还是生腐突炉子锅。现在枞阳这边的“农家乐”,是早已在把它开发成了一道具有地方特色的小吃,成了金不换的招牌菜。
都说“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其实“心急也是吃不得热生腐”的。
那生腐无论怎么吃是都要切开的,生腐突炉子锅当然也要切。切开后一边有皮,一边有瓤。那有瓤的一面,在吸收了沸腾的汤汁后,油味虽重却爽口。吃起来又是很烫嘴的,又还要放在餐具中冷一下。有心急的人逮到就吃,也就吃出了酣畅淋漓的样子来。这是因为吃热食更加抢口美味,也是我冬天喜欢突炉子锅的原因。

我对生腐的认识,则是从“小孩盼过年”时开始的,儿时的记忆又总是那么的深刻。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计划经济,生活物资大多凭票供应。我们这边只有白荡商店一家在开“水作坊”,那豆制品也是要凭票供应的。


记得我父亲年年腊月里,工资一发到手后,就把凭票供应的猪肉和生腐等吃的全都买了回家,母亲接到后便欢喜地安排起过年的配菜来。

虽说那些年物资匮乏,大家过年吃的都简单。好在我祖父和我外祖父都是开饭馆的,我父亲是子承父业,母亲当然也有厨艺。因而我们家过年的配菜,同样的食材,又还是要比别人家配得花样多一些。

母亲过年用生腐做菜,用的是两种简单实在的做法。一是切一点好五花肉,烧一回糖烧生腐,红里透亮油而不腻,又很解馋的;二是咸烧生腐,就是用配菜后剩下的肥肉和肥五花肉来烧。生腐不怕油重,有油才软和好吃。又因为生腐就那么多,正月里还要请年客,家里吃的也就不能多烧。这也就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生腐是个好东西,是只有过年才能吃得到的。

这样,到了二十四过小年,在隆重虔诚的接祖仪式过后,那昐望已久的年夜饭就登场了。母亲安排的丰富菜肴,也就被我们兄妹迫不及待地端上了桌子,中间便是红泥小火炉,炉子锅里也终于一年一度地在突起了生腐肉。又还有一大碗红里透亮的糖烧生腐在配着吃,难得的有甜有咸有鱼有肉,真的是太丰盛了。

那时猪肉,都是家养的老品种黑猪肉,生腐也是老品种小粒子黄豆做的。小火炉在慢慢的突,那醇厚的美食雾气,便从熏得乌黑乌黑满是油污的“大洋锅”中腾出来(洋锅:那时的一种瓦锅)。融合着父亲的酒香,弥漫在低矮的草房里,真是妙不可言,也就构成了我们印象里的年味。小火炉烧得正旺,伴着满堂的欢声笑语,在使屋内的温度迅速升高。一大家子人,围着桌子挤坐着齐齐的过年,暖烘烘的好不开心快活。

我们兄妹七个的心情是早已在激动着,一年通头地盼望,现在热气腾腾的就在眼前,也就毫不客气地对着炉子锅里的生腐肉下箸了。个个争先恐后,瞄着锅里得心应手,急得个子小的又在慌忙的站起身来。都觉得这是在吃到了人间第一美味,这也就是过年的欢乐和幸福,又是绝对不会错的。

这二十四以后,家里的饭菜当然要比平时好得多。但小孩的心思又总是这样,在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又开始在想像着三十晚上,那一桌一年之中最丰盛的年夜饭了,那炉子锅又将突出一场盛宴。


一转眼,就到了新年里请年客的时候,也是邻里乡亲联络感情的意思,相当于现在的“亲们聚聚”;这也是那时新年里一件最美的好事,请客的人和被请的人都觉得很有面子,其乐融融。我家当然也是要请年客的,而且还不止请一次。

我发现这接来的客人又都是不大吃菜的,只是在一个劲地说些什么“年尊辈长”的话,在做礼扯酒。但是他们在扯酒礼的过程中,推杯换盏,喝一杯酒下肚,就要拿起筷子在炉子锅里夹一条生腐来吃吃。

这样,在扯酒礼的过程中到后来,那一大炉子锅突生腐也就所剩无几了。为了能让客人吃好喝好,母亲一边在热情地给小炉子添炭添火,一边又适时地向锅内添加着烧好的生腐肉。父亲则在客人中间继续春风满面地劝酒,在把高潮迭起。

这又使我们兄妹见了,心里十分的不爽。那桌子上面有许多好菜他们都不动筷子,就好像只是端出来摆样子的,却偏偏都在喜欢吃我家炉子锅里的生腐肉。我们小孩又是想不到上桌子的,只能端碗在厨房吃饭。事后母亲说:“吃吃吃,不做和尚头不冷,怎么就不懂事?那是人家客气才不吃桌子上的菜。吃掉了,回头家里再拿什么菜去请客?”

可以说我的童年,就是在“小孩望过年”中度过的。是年年都在吃着咕噜咕噜的生腐突炉子锅以后,又在稀里糊涂的长了一岁的(以致现在说起这事,又遭老伴一句:别是小时生腐吃多了,把心吃空了,又是到老都没活明白过)。

后来到我参加工作时,已是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了。我成了家,有了一双儿女。那会市场繁荣物资丰富,白荡小街上就有了五六家卖豆制品的。而我本人又在食品站工作卖猪肉,平常只要天气适宜,我就在家里突起了生腐炉子锅。

这事做起来也还是有点讲究的,不是有了食材就能够做出美味来;也是好一点就会好得很多,而差一点就会差得很远的。生腐当然要选色泽好和手感好的生腐,五花肉也要选肋条底下的五花肉。而操作的过程主要是在小火闷制的工夫上,火候闷到位了,那生腐又才入味软和才有嚼头。水也要一次性加足,免得中途再加水,烧成了清汤寡水的,那也就一下搞搭掉子。

冬日里,一双儿女四口之家,各霸一方地围着桌子坐下来。中间是小火炉突生腐,荤与素的交融,家里便有了小火慢炖逼出来的醇香。而之前操作的全部过程和等待的时间,这时也就在化成了下酒前,那一小口美妙的试味上。吃着这种生活中简单的食材,回味着当年的余香。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厨艺才是通向家庭幸福的小路。

饮食男女,谁都离不开一日三餐。人生在世,首先要解决的是“吃喝”二字。我们的身体需要五谷杂粮来供养,然后才能去谈工作谈理想。做饭是一种学问,酸甜苦辣都是味,日子调和了才能过得活色生香;吃饭也是一场修行,人吃饱了,心就不空了,什么人间冷暖也就都不是事了。

写后记

白荡往事三十篇,

小山高头过云烟。

老街自有老茶客,

新区只聊新代言。

惯于江声溜弯听,

闲把故乡网上传。

炉子锅里突生腐,

到底民以食为天。

作者:胡国友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上一条 信息:最美故乡
下一条 信息:君子之交
版权所有:铜陵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邮政编码:244000
电话:0562-5880823 传真:0562-5880822 皖ICP备06009720号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562-1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