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漫笔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科论坛> 社会漫笔
 
童年的年
发布日期:2023-1-11 8:43:20 点击数:508

如果时光可以倒退到某个时点上,我希望回到十岁,回到十岁那年的腊月里。那时候,年关临近,腊梅已开,在远方打工的父亲也已经回到家。

那时候的腊月一定会有一场铺天盖地的雪,把村子后的桃花山装扮得银装素裹,给村子周边的田地、田埂边上每一棵平平无奇的树木,都换上银色的盛装。清清冽冽的风游走在乡间的每一丝空气里,飘落地面的雪花,亮亮的软绵绵的,孩子伸着小小的鼻子轻轻一嗅,就是浓烈的年味。

十岁的孩子,终于能跟着父亲一起早早爬起来上街去备年货了,这是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啊!
冬日的清晨,人们是被雪的晶亮唤醒的,太阳懒洋洋地、慢腾腾地升起来,像是赖床的孩子,很晚才起床。我兴奋地打开堂屋的大门,便有清冷的风扑面而来,急切切地顺着我的脖子往身子里钻——冬天的风原来也是怕冷的。
裹上厚厚的冬装,父亲提着一个大大的竹篮子,顺手递给我一个小小的竹篮子,我们便出门了。
从家里到小镇上的街市要走过很多条蜿蜒的田间小道,要穿过好几个尚在沉睡中的小村庄。一路上真是静得出奇,只有脚落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父亲的脚步很大很轻快,我紧跟在父亲的后面,怀着兴奋的心情一路小跑,雪地上的脚印便密集了起来,有了欢快的样子,就像我当时的心情,第一次上街赶集时快乐的心情。
看着兴奋又好奇的我,父亲笑眯眯地说:“小美云啊,今年过年的年画你来挑,还有过年戴的头花,你也可以自己挑了,给妹妹们也挑一些。”
我不停地点头,抿着嘴乐。刚张开嘴想应一声,便有一阵怕冷的风趁机溜到了我的嘴里,想钻到我肚子里取暖。
我闭上嘴巴,思绪也渐渐飘远了。我想起往年过年的时候,都是父亲一个人上街备年货。父亲也会给我们买头花,但父亲买的头花不仅样式一样,连颜色也全是一样的,毫无新意,所以并不讨我们的喜欢,连母亲也是嫌弃的,但父亲的辩驳却总是理直气壮:“一样的花多好看啊,这样她们三姐妹不用挑拣,也不用争抢,多好啊。”说得母亲竟也点头附和起来。
于是,同样的红头绳,同样的丝绸花,我和妹妹们戴了许多年。
年前镇上的街道真是热闹,什么稀奇的东西都有,我小心地跟在父亲身后,时不时拉一下父亲的手,生怕自己走丢了。但又总是情不自禁地在一个又一个年货摊前停下脚步,已经走远了的父亲便停下来着急地呼唤。
那次上街,我买到了喜欢的年画,也买到了喜欢的头花,还为妹妹们挑了好多自认为好看的、不一样的头花。等到父亲手里的篮子渐渐装满了年货时,街上买东西的人也渐渐稀少起来,我的小篮子里也装满了自己选的年货,父亲便带着心满意足的我开始往家走。
回去的路上明显热闹了许多,不时会碰到同样上街备年货的邻居或附近村子里的熟人。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偶尔停下来说几句话,响亮的问候声不时响起,中间夹杂着孩子们的欢笑声。
雪天的路并不好走,但当时跟在父亲身后走得缓慢、走得艰难的我,却是那么开心。因为过年的热闹,因为买年货的兴奋,更因为父亲就在身边。
不像如今,随着一年又一年年关的临近,父亲却离我越来越远。

作者:胡美云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上一条 信息:兔迎新年纳福来
下一条 信息:最美故乡
版权所有:铜陵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邮政编码:244000
电话:0562-5880823 传真:0562-5880822 皖ICP备06009720号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562-1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