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铜陵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科论坛> 聚焦铜陵
 
铜陵地名研究:“羊山矶”应为“阳山矶”
发布日期:2021-11-9 9:35:37 点击数:415

铜陵有个“阳山矶”,为铜陵澜溪八景之一。但是多年来看到的资料上几乎用的都是“羊山矶”,而非“阳山矶”。笔者根据各种资料辩证,铜陵江边伫立的那个矶头实为“阳山矶”,而不是“羊山矶”。

根据《易经》中的记载:“山之阴,水之阳。”阴阳原指日光向背,向日为阳,背日为阴;也就是说太阳晒得到的地方为“阳”,太阳晒不到的地方为“阴”。我国位于北半球,山水一般呈东西走向,山水相间,山之南与水之北向阳,故山南水北为阳,反之为阴。《毂梁传僖公廿八年》:“水北为阳,山南为阳。”许慎《说文解字》:“阴,暗也;水之南,山之北也。”李吉甫在《元和郡县把志》中进一步指出:“山南曰阳,山北曰阴;水北曰阳,水南曰阴。”带有“阴”或“阳”的地名,正是体现其地理方位,如:“华阴”在华山之北,“衡阳”在衡山之南,“江阴”在长江之南,“淮阴”在淮水之南,“汉阳”在汉水之北等等。

中国位于北半球,以我们的视点来观察太阳是从东方升起经由南方最后落到西方,山的南面是向阳坡,山的北面是背光坡,南面的日照一定较北面充足,所以山南谓阳,山北谓阴。水的部分由于中国地形是西北高然后向东南渐低,河流在流动时会倾向于往东南方向流动,南岸较容易受到河水的侵蚀,形成南湿北干的情形,故称水北为阳,水南为阴。阳山矶虽然位于长江的南岸,但是,长江在铜陵阳山矶的地方向北拐了一个弯,长江的铜陵段却是南北方向的,而阳山矶的矶头又是对着西南方向的,是朝着太阳的,当然是太阳之阳,与牛羊的“羊”字毫无半点瓜葛。再根据南宋乾道六年(即公元1170年)的闰五月十八日,当时为46岁的大诗人陆游奉命启程从浙江的绍兴出发,经南京乘船西行入蜀,去接任夔州府的通判一职,于十月二十七日到达夔州,此行后写成了《入蜀记》一书,其中的一段是这样记载的:“(七月)二十二日过大江,入丁家洲(即汀家洲);二十三日,过阳山矶,始见九华山,十四日到池州,泊税务亭子……”这也足以证明是“阳山矶”而不是“羊山矶”。我们还可以从大诗人陆游的一首《夜宿阳山矶》诗中得到更进一步的佐证。《夜宿阳山矶》诗文为:“五更颠风吹急雨,倒海翻江洗残暑。白浪如山泼入船,家人惊怖篙师舞……”这首诗的题目就直接叫“夜宿阳山矶”,而不是叫“夜宿羊山矶”;再说农历七月下旬,即阳历的八月中、下旬的时候,铜陵地区正值“秋老虎”发威的时候,陆游在诗中写道:“五更颠风吹急雨,倒海翻江洗残暑”,与铜陵八月的酷热天气的情况是完全吻合的,所以说陆游的这首诗写的就是铜陵的阳山矶,这就更进一步地说明了铜陵江边的矶头称“阳山矶”而不是“羊山矶”。翻查铜陵古今资料,大都将“阳山矶”写为“羊山矶”,也没说明这个与“羊”字相关联的的缘由:如清乾隆年间出版的《铜陵县志》一书中载到:“羊山矶,在县南三十里处,地最险,挽纤极艰。雍正元年,举人陈哲呈请魏中丞,准修纤路,遂纠杜凤、贲(墇)【璋】等捐资整治。后哲子通判学文,复捐石独修”,只讲其方位与捐修之事,没提半点与“羊”字的关联。由铜陵市地名办公室于1986年10月出版的《铜陵地名录》中载到:羊山矶,在郊区古圣大队境内,海拔高度为56.4米,因其形似一只临江低头饮水的羊,故名。笔者曾多次专程到铜陵长江大桥上去察看,也没有看出来有哪一座小山头形似饮水之羊,我认为,这种说法有点牵强附会。地名的传承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口口相传,这种传承的方式就是古代的劳动人民在千百年来的生产生活中仅靠记忆一代一代的往下传承,这种传承的方式是非常不可靠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从而失去了其真实性;二是靠文字记载,这种传承方式非常的可靠,下一代的人使用上一代人的文字史料都会完整地、真实地记载与传承,不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我们从1000多年前的南宋时期陆游大诗人所作的一书一诗中的所使用的“阳山矶”一定是他从历史的文献中传承下来的,而不是他自已想当然或是杜撰出来的。    为此,我便可以斩钉截铁地说一声:铜陵江边的那个被称为“羊山矶”的地名,不是“羊山矶”,而是“阳山矶”!


作者:俞俊年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上一条 信息:铜官胜境 魅力新城
下一条 信息:18446744073709551617
版权所有:铜陵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邮政编码:244000
电话:0562-5880823 传真:0562-5880822 皖ICP备06009720号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562-1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