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漫笔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科论坛> 社会漫笔
 
小城的那些乌桕树
发布日期:2021-11-16 9:17:17 点击数:252

立冬后的第三天,我来到西湖湿地公园的水上森林,意外发现一小片乌桕树林。说小,是因为这片树林仅仅只有23棵乌桕。这些乌桕静静地伫立在西湖岸边,显得文静,素雅,而又不失高贵。可能是“年龄”“体质”或“营养状况”的差异,这些乌桕树的枝叶或绿,或黄,或红,呈现出不同的色态。由于乌桕喜湿的特性,贴近湖边的乌桕明显成熟的要早,树叶已经飘落,树枝探入湖中,枝桠上满是敞开了胸怀的雪白的乌桕子,非常应景。

关于小城的乌桕树,这是我发现的第三处了。前两处的规模都比这大。一处在南湖公园,上百棵乌桕三五成群分布在公园的不同区域,与南湖和睦相处,共生共存,向游人尽情展示迷人的风采。另一处规模最大,在铜都大道的金山路口至北京路口段的两侧,连绵约1.5公里,有近千棵乌桕。每当大雪覆盖地面,这儿的乌桕树干就像是一根根扁担,两头挑着的都是雪白的风景。

乌桕是一种色叶树种,为中国所特有,在我国已有1400多年的栽培历史。乌桕树形优美,叶色鲜艳,尤其秋冬季节,红叶似火胜过丹枫,树形更显婀娜多姿。乌桕不但有独特的园艺观赏价值,还具有很高的药用和经济价值。乌桕的根、皮、叶均可入药。杀虫,解毒,利尿,通便。虫叮蛇咬,跌打损伤,湿疹皮炎皆有疗效。乌桕的果实是高级香皂、蜡纸、蜡烛和油漆、油墨的重要原料,乌桕木也是优良木材。

记忆中,故乡屋后的池塘边也有几棵乌桕树。小时候,每到冬天,我们这些男孩子便攀爬树上采摘那些白色的乌桕子,再从家里取出半只竹筷,将这半截筷子的一端用刀劈出一道口子,这便成了一个“发射器”,乌桕子便是发射器的子弹。将乌桕子塞进竹筷夹口的前端,用手使劲一挤,乌桕子便射了出去。乌桕子是油性的,乌桕子的表面是蜡质的,很是光滑,乌桕子又非常坚硬,所以,乌桕子通过“发射器”发射出去很具“杀伤力”,孩子们在用它进行打仗游戏时,经常会因中弹而痛的哭爹喊娘,为此,男孩子没少挨大人们的打。几十年过去了,我对乌桕树的童年印象,没有疼痛,只有快乐的记忆。前些年回老家,老家的池塘已经淤平,乌桕树也不见了踪影,很是遗憾。

乌桕树名字的由来,世间有多种说法。我最感兴趣的有两种,一种是说因乌臼鸟喜食其果实而得名,这是最靠谱的说法。另一种说法最不靠谱,但却最为传奇。说是小龙女的五舅从东海龙宫来到人间寻找出逃的小龙女,被已在人间结婚成家的小龙女用自己调制的药酒灌醉,药性发作,五舅现出了乌龙原型,倒地翻滚,压折了附近树林的树枝。乌龙的汗珠在那片树林的树枝上化作成了一串串白色的果实。后来,人们用“五舅”的谐音将这种树称之为“乌桕”。

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都喜欢将乌桕纳入诗文之中。唐朝张祜诗云:秋滩一望平,远远见山城;落日啼乌桕,空林露寄生。宋代杨万里《秋山》云:乌桕平生老染工,错将铁皂作猩红;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宋代陆游《秋思》云:乌桕微丹菊渐开,天高风送雁声哀;诗情也似并刀快,剪得秋光入卷来。诗人们将乌桕作为秋的象征,向人们尽情展现秋景的美妙和悲秋的感伤。


作者:邹程

【打印此页】  【顶部】  【关闭窗口】
上一条 信息:飘过记忆的炊烟
下一条 信息:城市微光
版权所有:铜陵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邮政编码:244000
电话:0562-5880823 传真:0562-5880822 皖ICP备06009720号 技术支持:志扬软件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562-12318